我们营业的时间
9:00-18:00


关闭在线客服
您好,  [请登录]   []  
您还可以使用以下帐号登录:
[免费注册]

浏览记录

央行“汇率牌”刺激资金出海

发布日期:2012-01-17

利率?准备金率?不!央行正在大打“汇率牌”。

 

  先是调整部分资本项目外汇业务审批权限,紧接着就是5月18日对境内机构境外直投征求意见,拟扩大对外投资资金来源,简化审批手续;市场上,则是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天然气集团公司5月15日首发美元债券,汇丰银行(中国)和香港东亚银行两家外资公司获批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

  随着宏观经济的复苏,央行在汇率方面的连续出牌,意味着货币政策将更多动用汇率工具。

  而此前,中国的宏观调控长期以来都是以数量型工具为主,比如货币发行量、信贷规模、公开市场操作等。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在货币政策的宏观调控上,央行正在转向"汇率牌"。”资深经济学家、原全球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谭雅玲认为。

  反映在汇率上,5月份开始,人民币已经呈现出贬值倾向。5月27日是当月最后一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6.8324,相比月初人民币贬值了99个基点。

  不动利率动汇率

  今年一季度,是中国宏观经济最为困难的时期。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数据为6.1%,同比回落 4.5 个百分点。

  就是在那么“黑暗”的时刻,央行还是咬牙没有继续降息。央行去年连续5次降息,力度之大是空前的。专家认为,几次降息明显针对落实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与此前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带动4万亿元投资相呼应,这是货币政策反周期调整的具体体现。

  中国不是没有降息空间。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目前国内市场上的存贷利率与美国市场上实际的存贷利率相差不多,进一步降息有可能会导致资本外流,这是货币当局目前不愿意看到的。

  央行行长周小川今年3月中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央行将根据具体经济情况采用不同货币调控手段,并非单靠利率调整这一种货币政策。

  对此,专家普遍解读为:汇率手段将发挥更大作用。而最近的汇率走势,恰好印证了这一点。业内人士认为,应对宏观变数,央行对于货币政策的调控,至少还有利率、汇率两张牌可以打,但目前暂时搁置“利率牌”而转向汇率的倾向比较明显。

  打“汇率牌”的好处是,让人民币适当贬值既防止通缩,不贸然降息又考虑到了未来的通胀预期。

  让市场说话

  当然,央行的高明之处在于,“汇率牌”尽量打得市场化一些,免得“山姆大叔”又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指责中国搞汇率操纵,徒然引发不必要的贸易摩擦也将得不偿失。

  中石油发美元债券,正是汇率牌市场化的表现。“这次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银行间市场发行规模10亿美元的3年期债券,不仅仅是完善中国金融市场体系,更为重要的是,市场化募集外汇资金的方式,第一次尝试市场定价。”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副总裁JeffHuang(黄杰夫)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在黄杰夫看来,中国企业在内地发美元债券,与外资企业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毫无疑问都是在增加国内市场对美元的需求。汇率是由各个货币的供求关系决定的,美元需求增加,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自然就有理由下去一些。老美对人民币贬值再不痛快,它也将无话可说。

  为什么外资企业发行人民币债券,会增加美元需求呢?这就需要用黄杰夫一直倡导的“熊猫债券”理论来解释了。黄杰夫说,外企发行的人民币债券,虽然是用在中国内地开展业务,可它终归有一天是要“回去”的,届时必然要换成美元才行。

  国家外管局经常项目司司长杜鹏5月20日公开表示,将继续完善银行对客户挂牌汇价管理,放宽挂牌汇价波幅限制,进一步增强银行的定价自主权。“0.5%的对美元波幅限制即将放宽。”知名外汇专家、中国农业银行高级经济师何志成判断。

  人民币汇率是央行根据外汇市场做市商报价加权平均后确定的中间价,几家大银行的话语权显然举足轻重。“有关方面已经要求我们差异化报价,不能抱团。”农业银行的一位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

  因为央行要打汇率牌,需要市场上汇率的波动。“汇率的波动是正常的,不波动是不正常的。”外管局副局长邓先宏表示。

  刺激“走出去”

  央行大打“汇率牌”,实质上兼顾了实体经济。外贸刺激“走出去”,虽说是商务部主要考虑的问题,但央行的货币政策显然不能视而不顾。再说,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的角色正处于“产品生产者”向“资本输出者”的历史性转变,汇率的市场化至关重要。

  由于受金融危机冲击,跨国企业垄断格局有了改变,降低了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门槛。可以说金融危机为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带来新契机。

  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常务副会长范春永指出,中国对外投资已经从初级阶段进入快速发展期。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投资406.5亿美元,同比增长达63.6%;而2007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87.2亿美元,同比增长6.2%。

  黄杰夫说,在中国企业“走出去”日益增多的背景下,如果没有一个市场化的汇率水平,“外汇敞口的风险远远大于汇率风险”。

  央行打汇率牌时,需要做的是,不能让人民币汇率因美元泛滥而被动推高,要考虑采取市场化的方式来“熨平”。

  “当前最根本的问题是要改变宏观调控方式,建立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机制。在市场化机制下,通过干预供求关系来影响汇率,一改人民币长期对美元单方面升值的被动局面。”黄杰夫表示。

  总体来看,到目前为止今年美元是弱势的,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维持在年初的水平。通过市场来打“汇率牌”的结果,将使美国找不出理由再次指责中国操纵汇率。